廓然无圣

2012-05-09  金城  1830

尔时武帝问:“如何是圣谛第一义?”师曰:“廓然无圣。”帝曰:“对朕者谁?”师曰:“不识。”又问:“朕自登九五已来,度人造寺,写经造像,有何功德?”师曰:“无功德。”帝曰:“何以无功德?”师曰:“此是人天小果。有漏之因,如影随形。虽有善因,非是实相。”武帝问:“如何是实功德?”师曰: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,如是功德,不以世求。”武帝不了达摩所言,变容不言。达摩其年十月十九日,自知机不契,则潜过江北,入于魏邦。

——《祖堂集》

 

梁武帝:“圣谛第一义是咋回事呢?”

达摩:“空空荡荡,没啥圣不圣的。”

梁武帝:“那我面前是谁啊?”

达摩:“啷个晓得洒。”

梁武帝:“我坐朝以来,度了不少人,盖了很多寺,写了很多经,塑了很多像,是不是有功德啊?”

达摩:“木”

梁武帝:“咋木呢?”

达摩:“还在轮回之中能有多大成就呢?这种修为不彻底,跟逮影子扑空似的。虽然造了善因,却无法洞悉真实无上的境界。”

梁武帝:“那咋弄才算有功德?”

达摩:“思维清静而智慧圆满,看山不是山,看我不是我,照见一切空寂而如如不动,这种功德,不能用世俗的法门来求得。”

梁武帝大为不解,龙颜不悦。当年十月十九日,达摩知道机缘不熟,便偷偷的过江北上了,来到了北魏国。

 

此案暗藏玄机

非要 分个 圣谛、凡谛 或 真谛、俗谛,不知“道”生一二三,非要分个第一义,本已着相。所以达摩应道无圣凡的区别。

梁武帝第一义没悟出来,又问了第二句,你说没圣,你算什么呢? 达摩不可能跟梁武帝搞二选一,着自己是谁的“我相”,故应“不识”。

梁武帝继续执着人天小果,看来根性不熟,答如不答。武帝后来也自恨“见之不见,逢之不逢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