僧璨忏悔

2012-05-06  金城  1693

北齐天保初年(550)有一居士,不言姓氏,年逾四十,到二祖慧可处。求曰:“弟子身患风疾,请和尚为我忏悔。”慧可说:“把你的罪对我说,我为你忏悔。”来者沉思片刻说:“我还说不出我的罪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慧可说:“我已为你忏悔过,你最好皈依佛法,出家僧住。”居士说:“今日见到和尚,已知自己是一个僧人了,但不知何为佛法。”慧可说:“是心是佛,是心是法,法佛无二,汝知之乎?”居士领悟地说:“今日始知人的罪不在内,不在外,也不在中间,在于其心,佛法也是如此。”慧可闻言,十分喜悦,深器来者,即为剃度,高兴地说:“是吾宝也,宜名僧璨。”

——《祖堂集》

北齐天保初年,有个居士来拜见慧可大师。他不报自己的姓名,也不说年令,看样子有四十来岁。他对慧可师说:“弟子身患风疾(俗曰‘中风’),请师父为弟子忏悔”。慧可大师说:“你拿罪来,我为你忏悔!”居士说;“找不见罪呀!”慧可师说:“我已为你忏悔毕。按现在的情况看,你最好皈依佛、法、僧三宝。”这个居士说:“我现在只见到和尚您,知道了什麽是僧;但不知道世间什麽是佛、什麽叫法?”慧可师说: “人的这颗心就是佛,心也是法,佛和法是一致的,没有两样。你现在知道了吗?”居士说:“我现在才知道,人的罪不在体内,不在体外也不在两者中间,正如您所说的人心、佛、法那样,都是‘无二’的啊!慧可大师看出这个居士将是个弘扬佛法的人才,于是便为他剃发,收为徒弟,并对他说:“你现在是僧人了,应该起个法名,就叫僧璨吧。”


僧璨(510—606)被称为禅宗三祖。这是他到二祖慧可处请求开示佛法的典故。

在禅宗发展史上,三祖僧璨是一个重要的坐标。初祖达摩将禅法带到中国,当时人们是遇而未信,至二祖慧可时,人们是信而未修,在三祖僧璨时才是有信有修。

僧璨对禅宗的汉化改造发展,有几个明显的表现。其一,变面向达官显贵为面向下层群众。佛教初入中国,信仰接触者多为贵族,僧璨改变靠上层弘法的方略,变为在村夫野老中随缘化众;其二,变在都市城廓建寺院为在深山僻壤布道场;其三,变居住无常的"头陀行"为公开设坛传法;其四,变"不立文字"为著经传教。禅法初传,有"不立文字"之说,主张静坐安心渐悟。僧璨在公开弘法的同时,精心著述《信心铭》,以诗体写成,146句,四字一句,584字,从历史与现实,祖师与信徒、教义与修持的结合上,阐明义理,大开方便,应机施教。有学者称《信心铭》是禅宗第一部经典,与《六祖坛经》并称最中国化的佛门典籍,为禅宗以文字总结其修习经验开创了理论先河。

隋炀帝大业二年(606),三祖大师说法时合掌立化。唐天宝四年(745),舒州别驾李常取僧璨遗骨火化,得到五色舍利300粒,用其中100粒塑造三祖像,又拿出自己俸禄,建造一座三祖舍利塔,把塑像放置于底层。

唐乾元元年(758),肃宗李亨赐山谷寺名"三祖山谷乾元禅寺"。公元772年,唐代宗李豫谥僧璨名"鉴智禅师",赐塔名"觉寂塔"。现在的塔几经重修,塔宫里珍藏有三祖舍利子,唐代的塔基、宋代的塔刹、明代的塔身,楼阁式塔体,砖木结构,飞檐翘角,斗拱相乘。塔为5层,外旋中空,螺旋而上,每层4门相对,两虚两实,游人登塔,常被虚实所迷。塔顶置有相轮,由8条碗口粗的铁链牵制,链上系有400余只风铃,风吹铃动,叮当悦耳。

禅宗作为佛教的一个支派,自达摩西土东来,二祖慧可断臂求法,传至三祖僧璨,方使之中国化,畅行于世,成为汉传佛教中最具中国特色的宗派之一。